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栏目分类

你的位置:竞彩堂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莫开伟:银行大额存单仍“一单难求”折射出了哪些问题?

意见领袖|莫开伟

据披露,一些媒体近日通过银行网点实地采访、电话咨询、APP查询等多种方式了解到,目前部分银行已经下调了不同期限大额存单的利率,但仍然“一单难求”。多家银行网点的客户经理亦表示,近期大额存单的销售情况相当火爆,有不少客户即使提前预约了,也未必能抢到。

确实,目前银行大额存单利率呈大幅下降态势,以20万元为例,不少银行1年期、2年期、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分别下降到了2.1%、2.6%和3.25%,最低甚至下降到了2%、2.5%和2.90%。看到这种局面,可能很多读者朋友难以理解,既然银行大额存单利率下降幅度那么大,那么多投资者缘何仍热衷购买银行大额存单,并对其乐此不疲?难道不知道将资金投向高收益的金融产品或其他投资项目?

并非这些存款人傻,这些存款人也明白尽管银行大额存单利率相对银行其他普通存款利率要高,但同样难以跑赢通胀率,只是“两利相权取其重而已”,广大普通民众选择大额存单也只是迫于无奈而做出的投资选择而已。

因而,我们更应该从民众“抢购”银行大额存单热度中体味到其中的“凉意”,事实上存款人乐意购买银行大额存单并非真心喜欢这个存款产品,而只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因而,目前存款人大肆“抢购”银行大额存单现象的背后折射出的是许多社会经济问题:

其一,它表明当前普通民众投资的金融产品渠道仍然过少过窄,提供选择的金融产品不多。目前,我国银行金融机构提供给广大民众投资的金融产品,表面看来确实不少了,也给广大民众展示了丰富多彩的金融投资理财渠道:资本市场、债券市场、存款市场、理财市场等都向广大普通民众开放,民众都可以用自己的资金进行独立的投资理财活动。但众所周知,资本市场风险大缺乏专业投资能力的普通民众不敢轻易碰触;债券市场也是险象环生,普通民众难以轻易融入;理财市场打破了刚兑,普通民众也无心参与;接下来就只剩下银行存款产品了,而存款利率自央行提出建立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之后,银行存款利率水平就呈大幅下降态势了。结果,民众只能将自己用来养老救命购房的钱暂时购买银行大额存单了,造成了银行大额存单“粥少僧多”局面。由此,要破除银行大额存单“一单难求”僵局,还需要银行金融机构站在民生角度,开发出更多风险低而收益相对高的金融产品,满足广大普通民众对金融产品投资的基本需求。

其二,它表明目前广大普通民众承担金融抗风险能力不强,只能选择将资金存入到低风险而收益相对高的银行大额存单上。俗话说得好,喜欢存款的人都是穷人,热衷贷款的人都是富人。这句话实际上也高度概括了中国银行金融机构的存款人现状。显然,在中国指望靠银行存款的广大普通民众实际上都是风险承受能力不强的人,要让这绝大多数经济并不富裕的人涌向资本市场、债券市场、理财市场去进行金融投资摘取财富“桂冠”,无异于痴人说梦,都是非常不现实,也不靠谱的。因为这几个市场领域的风险投资较大,如果广大普通民众把这些用来养老看病救命的钱投向几大市场之后就有可能导致血本无归的结局,那他们就会真的怀疑人生,对未来充满绝望。因而,绝大多数民众持谨慎的金融投资态度,应该理解,这也是对自己行为负责的表现,我们没有过多的理由去苛责他们的选择。显然,目前我们还不能指望广大普通存款人冒着巨大投资风险去参与到高风险金融投资活动之中,而是更应该通过大力宣传形式,引导并鼓励民众根据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来做出正确的金融投资决策;更要鼓励银行开发出更多类似大额存单的存款产品,最大化地满足广大普通民众进行存款投资的需求。

其三,中国绝大部分存款人经济并不富裕,指望靠低风险的大额存单收益来尽量避免财富缩水,从而让这些资金在未来养老、医疗、教育、购房等方面发挥出更大的作用。中国目前虽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突破了114万亿元,但人均GDP也才刚过1万美元,在全球排名仅处于中游水平,这就是当前中国的财富现实。而如果考虑到社会财富分配现象,那就更加不平衡了,据相关机构披露的数据,中国85%以上的财富掌握在15%的人手里,而85%以上的人仅拥有社会财富总量的15%,更有6亿人月收入就1000多元的严峻现实。这些数据大致表明中国绝大多数民众收入不高,家庭的积蓄也不多,更有不少人指望着存款来应对家庭可能发生的各种不时之需;他们更是想办法规避金融投资理财的风险,不求高收益,只求低风险,这也是银行大额存单利率一降再降而存款人热度不降的根本原因所在。因此,对于目前中国出现的存款人“抢购”银行大额存单的现象应予理解,同时也不能被这种假象迷惑认为中国广大普通民众财富有多富裕,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无奈的选择,最大的目的为了在未来的养老、医疗、教育等方面不使自己陷入被动或绝望境地。同时,也提醒各级政府应及时把经济搞上去,不断稳定社会就业以增加民众收入;同时要不断加大社会收入分配机制改革力度,进一步缩小社会收入分配差距,抑制贫富两级分化,使中国民众无养老医疗之忧,敢于消费能够消费,最终使“抢购”银行大额存单的热度降下来。

其四,降低银行筹资成本进而引导信贷融资成本下行,最终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是一项共同分担的社会责任,不能把这份责任都让普通存款人来单独扛着。降低存款利率的最大目的在于引导整个社会融资成本下降,进而使实体企业的信贷融资成本下降;而为达此目的,真正缓解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局面,中央政府出台了很多优惠财税金融政策,但目前来看效果仍不尽如人意,原因就在于解决这个问题单独指望靠着某个群体来承担是不可能见效的。可以说,实体企业融资成本至今没有从根本上降下来,原因在于银行金融机构没有将优惠政策真正落实到位,喊得多做得少,贷款利率没降到位,减费让利也幅度不大,使得银行盈利年年创新高,在当前实体企业不景气的状态下,银行经营盈利这边独好实属不正常;各级政府喊着减税降费让利,各种减税免税政策措施也是不断出台,但在实体企业普遍经营利润下降的态势下,财政收入却呈大幅逆势增长态势,这实际上与实体企业生存现状也是不相符的。因此,降低实体企业可以降低银行存款利率,让无风险收益空间尽量缩小,但银行本身也应做出大幅减费让利的举动才行,每年盈利上万亿元可拿出至少一半盈利来给实体企业让利的力度来如何?政府财政收入进一步加大减税降费力度的仍有空间,确保税费增长幅度不高于实体企业盈利水平,尤其消除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增加财政收入不惜收“过头税”的竭泽而渔行为不是更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