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栏目分类

你的位置:竞彩堂 > 产品中心 >

产品中心

影片给予女性正能量引导, 全面展现了其独特生命的特点

真实表达女性独特的生命体验、情感欲望,给予女性自信与力量是女性题材电视剧最大的目的与魅力所在。

国产女性题材电视剧想要在消费文化与男权文化的双重裹挟之下实现女性困境的演说和女性主体意识的体现,真实展现女性独特的生命体验,给予女性正能量引导、治疗,武装女性是基础。

01

真实而全面地展现女性独特生命体验

女性题材创作要关照真实的“她”,多角度多地域多阶层的“她”,而不是悬浮的、想象中的“她”。在《三十而已》中,对于全职太太、母亲等女性角色的话语表达可圈可点,但是在故事层面的呈现悬浮而空洞。

既然都能说出“出月子的第一天突然感觉顾佳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许子言的妈妈”,“你看看群里的名字就应该明白了,木子妈妈、子言妈妈,我们之间的交流连真实的名字都不需要”,“她们以为当全职太太就是整天喝茶、插花、聊八卦,她再有个孩子试试,全天零零七开工,上厕所都要排进日程表里面”。

这些振聋发聩的话语,为什么不能让我们看到女性成为母亲时,如何完成这种角色的转变,如何在这种转变中还能保持自我;作为全职太太时,如何在家务劳动与自我价值、社会价值中找到平衡点,她对家庭的付出又是如何被遮蔽的。而不是仅仅靠着口号式的呐喊,空洞地表达。

女性题材电视剧最大的魅力之一就是表达女性独有的生命体验。但是,很多女性题材电视剧在表达女性生命体验时会陷入小三、离婚这种戏剧化的情节中。

女性独特的生命体验并不仅仅只有这一方面,对女性生命体验的表达也不是只有通过小三这种戏剧冲突才能实现。相反,对小三、出轨等情节的过多展现反而会导致观众的批评。

《三十而已》口碑的高开低走,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其对独立女性的展现最终落入了小三、出轨、破产这种狗血的叙事情节中。因此,在戏剧冲突之外,国产女性题材电视剧应该更细腻、更真实地表现女性个体生存环境,展现女性真情实感,超越模式化窠臼。

除此之外,作为展现女性生命体验的电视剧作品,除了对现代都市女性的呈现外,还应看到被遮蔽的弱势女性,大力拓展所表现的女性群体,从当下过于集中表现都市年轻貌美、富裕女性形象拓展到表现更多年龄段以及不同生活环境中的女性角色。

一部优秀的电视剧作品肯定是立足实际、深入群众的,与时尚靓丽的现代都市女性相比,处于双重边缘的弱势女性群体更应该得到关注。

长期以来,主流女性叙事和女性主义批评,都倾向于在宏阔的视野中将女性作为拥有共同命运的群体加以考察,女性内部存在的差异往往被遮蔽。

电视剧的女性叙事也多以城市白领女性为中心,底层妇女(包括农村妇女、城市下岗女工)则较少被纳入叙事空间。

但实际上,底层妇女和城市中产阶级妇女有着完全不同的生命体验、身份特征。如果说在男权文化中,整个女性群体是“第二性”的,那么底层妇女则处于相对于“主流群体”和“主流女性群体”的双重边缘,她们既是弱势群体的女性,也是女性群体中的弱者,既有性别的压力,也有阶层的压力。

当城市中产阶级女性在社会中表达女性不公平的境遇时,她们往往连表达诉求的渠道都没有。经济、阶层的差异加剧了女性群体内部的差异。当底层妇女还在为生存而挣扎的时候,电视剧中充斥着穿着时髦、打扮靓丽的女性。

电视剧用喧闹的现代女性生活图景掩盖了底层妇女的弱势处境。即使出现弱势女性,她们要么以配角身份出现,要么被改写和扭曲,很少有对弱势女性的真诚书写。

因此,国产女性题材电视剧想要实现女性困境的言说,必须突破消费文化营造的女性摆脱物质困境、精神束缚的假象,看到被遮蔽的弱势女性,展现真实的女性生命体验,增强对弱势女性的关怀。

02

给予女性正能量精神引导

电视剧作为一种精神文化产品,潜移默化地改变大众的生活方式,剧中的思想和观念可以渗透到每一个人的心灵和意识领域,从而作用于整个社会价值观念的建构。一部好的电视剧作品,其主体思想和整体价值观可以对观众、甚至整个社会起到精神导向的作用。

在观看电视剧时,人们会根据剧情的发展和人物角色的设定产生悲伤、同情、仰慕、开心等多种情感,然后将所思所感付诸生活实践。

对于女性题材电视剧而言,剧中人物的生活方式、行为模式、价值观念不仅是当下社会现实的反映,而且会作用于现实生活,人们会将在电视剧中所看到、所感受到的价值观念、行为模式等运用到现实生活中。

因此,创作者在挖掘作品内涵和深度的同时,要弘扬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给予观众正向引导。不管是对女性生命体验、情感欲望的表达,还是对女性社会处境的探讨,女性题材电视剧应该具有治疗和武装妇女的功能,增强她们的主体意识和独立能力。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大部分国产女性题材电视剧都在“直面焦虑”和“贩卖焦虑”之间徘徊。

以《三十而已》为例,虽然剧中在呈现女性困境的同时,直面焦虑,如王漫妮面对梁正贤的金钱圈养坚决拒绝—“我宁可当一只流浪猫,风餐露宿、低头见食,也绝不摇尾乞怜地等人圈养”,表达出了女性在爱情中明晰自我、坚持自我的独立精神。

但是,剧中诸多方面也在“贩卖焦虑”。婚姻焦虑、育儿焦虑、阶层焦虑......插花、烘焙、瑜伽,教育儿子、照顾家庭、帮丈夫公司出谋划策,无所不能的顾佳最后得到的却是丈夫的出轨;王漫妮千挑万选,最终却发现梁正贤只是打着不婚主义旗号的“海王”;钟晓芹嫁了事业单位铁饭碗的陈屿,却发现婚后不表达、不沟通。

剧中男性人设被刻意矮化,女性的婚姻困难重重,不禁让观众对婚姻感到焦虑。

为了孩子能上最好的幼儿园,顾佳背着巨额贷款换大房子,入学考核出问题又放下尊严去讨好楼上的王太太,为了给儿子报马术课,卖掉了奢侈品包包,育儿焦虑在顾佳这条线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剧中最明显的便是阶层焦虑。

《三十而已》用一栋象征欲望的高楼将三位女性联结在一起,顾佳住在这栋耧里,钟晓芹在这栋楼的物业上班,王漫妮在楼底的奢侈品店当销售,虽然三人是闺蜜,但阶层梯队寓意明显。顾佳想从这栋楼的低层爬到高层,却发现“太太圈”里的阶层意识更明显。

王漫妮参加公司奖励的邮轮游,想从经济舱换到行政仓,只能咬牙刷掉一万八的信用卡。无处不在的阶层焦虑给电视机前的女性观众带来负面情绪,削减了她们的进取精神与独立意识。

“直面焦虑”与“贩卖焦虑”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国产女性题材电视机想要获得更好的发展,便要找到这两者之间的平衡点,直面女性焦虑的同时拒绝贩卖焦虑,给女性正能量的精神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