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栏目分类

你的位置:竞彩堂 > 产品中心 >

产品中心

虚拟主播加入“反诈”队伍,数字人赛道“卷”起来了

古堡龙姬的身份最近不一样了,她是完美世界旗下的第一个虚拟电竞主播IP。作为B站UP主,她拥有20.5万粉丝,日常的工作是游戏直播和发布有趣的小视频。

最近,她把介绍更新为“上海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宣传员”,一条反诈宣传视频播放量在B站上超过了5万。

不得不说,虚拟主播在B站上已经很多了,但是有着“官方行政title”的可没几个。按照计划,古堡龙姬还在为在直播间进行反诈宣传做准备。

“这是一个开端,我希望把更高的质量、更好的设计、更有趣的灵魂展现给给广大的用户。”完美世界高级副总裁、完美世界电竞与平台业务总裁顾黎明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说。

虚拟主播投身公益

近年来,电信网络诈骗是青少年网络环境的重灾区,培养青少年反诈意识刻不容缓。想要“公安速度”赛过“诈骗速度”,预防是关键。2021年,国家反诈中心共紧急止付涉案资金3200余亿元,拦截诈骗电话15.5亿次、诈骗短信17.6亿条,成功避免2800余万名群众受骗。

是什么促成了上海市反诈中心与完美世界电竞展开合作?又为什么是古堡龙姬担任宣传员?

“这是跟闵行公安分局一起合作的,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因为与以前那种非常官方的宣传不一样。对年轻的一代,太官方了可能被忽略,把它做得有趣一点,那么从头到尾就看完了。”顾黎明告诉第一财经,在游戏用户中以诙谐有趣的形式,讲述在年轻人群中十分常见的“游戏账号买卖”诈骗场景并进行反诈骗宣传是“水到渠成”的,虚拟主播的社交属性可以放大传播的声量,并且还能实现互动交流。

完美世界电竞在2020年底首推CS:GO虚拟主播古堡龙姬。经过不到2年的试运营,积累了一定的数字技术和运营实力,并陆续上线了CS:GO虚拟主播永恒娘及DOTA2虚拟主播dodo。古堡龙姬为后来的虚拟主播在运营和人设上提供了经验,也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了一批忠实的粉丝。

就在这条反诈视频下方的评论中,当受众积极寻找自己喜欢的虚拟主播出现并计算在“官方认可”的合作视频的时长时,也有人分享了曾遭遇过的网络诈骗。

这实现了上海反诈中心的合作目的:一方面可以通过短视频、漫画、警民直播间互动等Z世代人群喜爱的方式,推出系列内容宣传反诈骗知识,另一方面双方也建立了长效的沟通机制,进行资源和信息的互动,反诈中心民警也可以第一时间了解不同类型的诈骗手段。

这次虚拟偶像的公益宣传联动从策划到执行历时了三个月,正逢上海疫情防控保卫战。“如果居家期间还被骗钱,这样的打击会更大,我们项目组的成员也希望做一点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很重视这次合作,在制作过程当中反复地看怎么样能够应用好这个传播场景,让年轻一代不仅仅理解,还能接受。我相信这个案例是刚开始,可能会有很多的案例继续合作,我想把它做得更好。”顾黎明说。

赛道“卷”起来了

不得不说,这几年,虚拟数字人的赛道“卷”起来了。无论是在商业化场景还是重大发布的场合,越来越多的虚拟人开始“卡位”。

歌姬的代表有初音未来、洛天依活跃在舞台上;前不久靠着虚拟美妆达人的柳夜熙在短视频平台上迅速吸粉走红;虚拟主持人和虚拟嘉宾登上高端会议讲台的也有不少,比如B站的泠鸢yousa、微软小冰、小爱同学还有百度的小度都曾经出现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在大公司的重磅发布会上,虚拟人也作为技术代表出现,比如引起过热议的英伟达CEO黄仁勋的“数字分身”。

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现有虚拟数字人相关企业28.8万余家,有近七成的虚拟人企业成立于1年之内,行业进入爆发期。从企业注册资本来看,超6成企业注册资本在500万元以内;从企业成立时间来看,近9成企业成立时间在5年内,63.96%的企业成立于1年内。

这其中领跑同行的当属游戏公司。以完美世界为例,顾黎明透露,目前有专门的团队在为三个虚拟IP服务,他们为虚拟数字人的发展进行规划,也会根据承接的项目再临时抽调人手,“比如我们也会想用这些虚拟主播跟一些学校做艺术教育培训,现在还在跟中国非遗音乐进行一些合作,一些经典品牌、非遗文化需要传承”。

不过,二次元的破圈虽然为虚拟偶像的诞生提供了宽松的氛围,但是技术赋能的成本高企,虚拟人短期内还很难反哺资本的加持和受众的喜爱。

“今天虚拟直播经济上大部分是带货、广告、打赏这些模式,这对受众群消费者有‘磨损’,要把‘磨损’减到最低程度。”他看好的模式,类似目前新东方直播这种对商誉增值的方式,并认为这是一种微创新。“不是说推翻了以前的直播,但是赋予直播不同的内容和不同的角度,我们在孵化这种持续性的商业模式。”

完美世界电竞的判断是:随着2D、3D动捕等技术的不断优化和迭代,全球虚拟主播产业正处在高速发展的阶段。中国国内也有可供虚拟主播展示的平台土壤、虚拟主播幕后团队、和相当一批喜爱虚拟主播的粉丝。未来五年,虚拟主播行业将持续高速蓬勃发展。围绕虚拟主播,公司进行了直播内容、视频内容、游戏内容、图文内容、数字应用和交互产品等尝试。

“我们对虚拟数字人的评估首先是关注度,但是每一个阶段,对它的指标要求是不一样的,在哪个阶段它的发展重点是什么、要运营什么都有目的性和计划性。” 顾黎明认为,打造虚拟数字人的初心是以科技赋能有生命力的灵魂,这个灵魂应该被设计为美的、有趣的。

顾黎明把虚拟数字人IP的生命周期分为不同的阶段,“大家在接受度上随着IP的生命周期发展可能会有‘磨损’,前三年喜欢、后三年可能不喜欢,我觉得这是一个自然的现象。如何把它变成‘常青树’,在获得关注度的同时,能够长生命周期地持续、稳健运营,而不只是昙花一现,‘绽放’过,这也是我们努力的目标和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