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栏目分类

你的位置:竞彩堂 > 产品中心 >

产品中心

虚拟偶像顶流国V,嘉然二期装扮共88万套,入手后真香?

今天令国V圈喜闻乐见的一件事是:顶流国V“嘉然今天吃什么”的二期粉丝装扮于晚上六点钟开售了,出售数量为88万套。按理说嘉然卖装扮这事也不是多么稀奇,但是有意思的就是这次出售的价格和数量:价格65,数量88万套:都不低。

虽然笔者也在关注嘉然,但是笔者并不打算从官方渠道买这个装扮,原因其一就是刚才我们提到的两个数字:65和88万——价格不便宜,数量足够多。而不得不忽视的第二个因素就在于嘉然的粉丝群体粘性有目共睹,若有靓号,必然也会是争着抢着要的。此外,与一期装扮不同的是,一期装扮每人限购一套,而二期装扮每人限购十套。而“小陈”的规则是,自己必须留一套,其余的装扮可以连编号一起赠送给他人。

以上因素综合起来就会导致这样一种情况的发生:部分人为了抢靓号,十套十套地买,然后把靓号自己留着或者高价转手,在留一套装扮的基础上把剩下普通编号的全部低价转手,以获得最大化收益,这种现象必然是存在的。到时候,只要从号贩子手里买普通号就行了:买家买了装扮省了钱,号贩子转手回了血,号贩子买号的钱也到了叔叔和A-soul的手里——简直就是“三赢”。

所以就算是后期想要这个装扮,干脆找号贩子就OK,真没必要自己去“小陈”买。笔者现在“小陈”挂着的未来有你五周年装扮就是这个来头弄来的:号贩子为了回血低价出装扮,原价25的装扮15块往外出。装扮确实好看,于是笔者就从渠道买了一个,如下图。

而到笔者写到这里的时候(也就是19:07,嘉然装扮刚刚开售一个小时),笔者在逛“小陈”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在某个装扮拍卖的“小陈”账号上,已经受理了多个三位数甚至两位数靓号的拍卖申请,如下面的两张图片:

而查看评论区后我们就会发现,现在的最高报价已经达到了1000甚至还要出头。随后我又前往闲鱼搜索“嘉然二期装扮”这几个字,已经有55块、甚至45块往外出乱号的装扮了。还有30-40块钱收一套的,笔者认为按照现在的情况是完全有可能收得到的,毕竟这次的市场供应过于充足了。

截至19:29,原本的88万套装扮竟然还剩余845238套。在19:04的时候,笔者查询显示剩余846773套,也就是说,这25分钟的时间里仅卖出去了1400余套,这还是仅仅刚开售一个多小时的情况。笔者的感受是:令人慨叹。让我们回到这篇文章的题目:到底是谁的钱到了谁的手里?我先说自己的结论:很显然叔叔和A-soul将成为最大的赢家。

从普通买家的角度看,从号贩子里面买号似乎只要四五十,对于原本是想65块钱买一套的人来看,确实是赚了;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对于这种边际成本为零的装扮售卖,每多卖出去一套,叔叔获得的人民币是固定的。对于这种数字的似乎在现实中并没有任何意义的商品,出售装扮的成本并不会因为多卖了一套而增加。并且,很有可能会有观望状态的买家看到价格挺便宜,于是就在号贩子手里买了一套,而号贩子手里的号显然也是叔叔那里买来的。

从号贩子的角度来看,这得分三种情况来考虑:抢到靓号的把普通号卖了回了血,这显然不亏,把靓号卖了还能赚一笔。对于中介商来看,自己收点中介费,不管怎么看自己都是赚;但是还有这样一种情况:抢了半天压根没有靓号,十个号留一个,剩下九个每个亏十块二十块,显然是亏大了。

从叔叔和A-Soul的角度来看,他们不可能自己高价卖靓号,自己卖号的六十五块钱一套是固定的。而号贩子囤号,号是从叔叔那里买的,就算是号贩子把号砸在了手里,最终不得不低价抛售,这种抛售行为与叔叔毫无关系:反正号已经卖给号贩子了,也退不了货,他们多买号,还多掏了钱。最终最大的获利方,只能是A-Soul和叔叔。

最后,从靓号买家的角度来看,自己手气不好没抢到靓号,然后花钱买了一个,自己手气不好出点血买个号,似乎并不违反公序良俗。但是面对几千元的高价买一个装扮,笔者想问的是,这真的值得吗?几千元干啥不好,非要砸在装扮手里?当然,如果是买装扮准备接着找下家出售——前提是不砸在自己手里,这就另说了。问题是,装扮这种东西,真的不是纯纯因为热爱,而是因为商业化性质的倒卖吗?

想到这里,笔者陷入了沉思。只能说,这种所谓的粉丝经济,是不是真的应该遏制一下了?

最后附上一张刚在网上看到的图:

真是离谱拜年:离谱到家了。

文:永远的223系